中物院化工材料研究所
首页 > 故事 > 百姓 >

百姓

落水狗

[2014-05-24]

我第一次知道,人可以宠人,但有了狗,人也可以宠狗,于是被宠的人就可以变得不如狗了,所以我深切地知道,人进化是比狗快了点,但是作为一只被宠的狗,我觉得进化慢点并不是坏事情。她已经讨厌他了,虽然他不是...[详细]

雪水温村的邮政所,由一对上海来的夫妇打理。丈夫高个子,话语少,坐在柜台一角,哗啦哗啦翻报纸。妻子娇小,人却很自信,说话的声调像学校里的老师,每一句里都是文化,一双白过瓷碗的手,是全村最好...[详细]

这多年,没彻头彻脑服老天爷,算我没肝没肺没良知。今天我算服了,五体着地全盘折服。 临下班五分钟,掌柜的来电话说在建材市场,砖、水泥、沙子都买好了,就差找三轮了。我一想,我得去呀,这些粗活...[详细]

沙子的飞翔

[2014-05-24]

我是后来才明白,小眼睛老师为什么让我和她坐一张桌。 雪水温村小学黄了。给我们上课的女知青连招呼也没打突然就回城了。村长说,他姥姥地,小毛孩子学字,早两天晚两天屁事儿都不误的。一扬手就把我...[详细]

说起北洋舰队,在大家的记忆里面,最为熟悉的就是中日甲午海战,丁汝昌、邓世昌这些历史人物已经深深刻在我们的记忆中??墒遣晃廊怂?,早在甲午海战之前,北洋舰队曾经两次访问日本,而这两次访...[详细]

我对我妈很依恋,这是个事实?! ⌒∈焙?,要是我妈不在家,我的枕边就放着她的衣服,闻着她衣服上香香的味道才能安心睡着。那时候,经常思考一个无比沉重的问题:如果有一天爸爸妈妈都不在了,我还要...[详细]

让我见见她吧  94岁的蒂丝布罗坐在阳台的一把老摇椅里,手里捧着那张泛黄的黑白照片:一个身上裹着毛毯的婴儿,在摇篮里安详地沉睡。思念溢满蒂丝布罗的双眼,她还能等到与孩子见面的那一天吗?  ...[详细]

小时候,我很憧憬长大,我想长大以后,父母就再也管不着我了??梢韵牒攘顾秃攘顾?,中午想不睡觉就不睡觉,那一定很幸福?! 〉任艺娴某ご?,也的确再没有人管我喝不喝凉水,我却发现当初那个理想太...[详细]

  当今天的我觉得跟昨天的我没两样时,我们已经停止成长?! 〕沙?,是一段必须付出代价的旅程,行路过程中总会不断地捡到和丢掉一些东西。只有走到世界尽头时,才会发现,原来我们所捡的与所丢掉的...[详细]

  开学那天,老师领他来报到,他很勉强地垂了眼睛站在讲台上,惜字如金地自我介绍:我叫庄家睦。我看见美术生的长睫毛优美骄傲的弧线,心里像有瓶苏打汽水开了盖,不停翻腾着细微踊跃的泡沫。男生怎...[详细]

青春期公敌

[2014-05-24]

  那个下午,唐青青像个得意而嚣张的小狐狸,穿了件红得耀眼的大摆连衣裙招摇过市,在所有灰头土脸女生的衬托下,如万绿丛中一朵盛开的艳丽玫瑰。女生们面面相觑,彼此撇撇嘴巴、翻翻白眼——唐青青...[详细]

关于我们 - 免费声明 - 产品和服务 - 合作伙伴 - 人才招聘 - 人才网 - 联系我们
文明办网举报电话:0766-7719991 举报邮箱:suicun#126.com(#换成@)
本站郑重声明:0766门户所载文章、仅供参考。
本网所刊登的各种新闻、信息及专栏资料均由互联网互发,如有侵权,三个工作日内处理。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!
粤ICP备13082718号-2 
Copyright© 0766.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